唐七童

你已经很努力了。

xx

花朵在窗外变成了黑色,蜘蛛从头顶吊了根蛛丝爬下来,黑色的光线缠绕着我,我踩着白色的靴子在房间里走来走去,让黑色的丝线缠绕全身。
有人隔着很远喊我,“你曾经发过亮。”
可是近处却一片黑暗,我仍然在屋子里走来走去,光线缠绕的越来越多,我的皮肤感受到了刺痛,步伐变得吃力。
“你没错。”
我仍然走着,光线开始变得凌厉,线化作了厉矛,穿透了我的跟腱和肩膀,血从地上升高掉在天花板上。
黑夜里连黑色的丝线都不存在了,窗外的花朵浸没在无之中。
我听见噼里啪啦的鞭炮声,有一个力量带着我往前爬,他拽着我的头发在房间里一圈一圈一圈,一圈又一圈…
“看,太阳升起了。”
“你也累死了。”
我又听见了血掉在天花板上的声音。
啪嗒…啪嗒…啪嗒…
“看来好运和你无缘呀。”

一个通知

下个星期我就考证了,实在没精力填华星的坑,等考完试回来就填上了

挣脱了血红色的泥潭…却发现毁灭我的是光明

当车文杰遇上周阿星四

(华星)当车文杰遇上周阿星四

  陈刀仔揽着周阿星将他推进自己的房里,周阿星不好意思的说,“师兄我没事的,我回自己房间吧。”

  陈刀仔把他摁在自己床上,“阿星,乖乖坐着。”

  他的话语里有不可质疑的分量,周阿星只好在床上坐好了,陈刀仔满意的看着他,“那我去洗澡了。”

  “?”周阿星虽然觉得有点奇怪但是没有多问,“嗯你去吧师兄,不用太在意我。”他看见陈刀仔去往浴室便收回了目光。

  开始左右查看这间房间的布置,和他的房间一模一样,只不过所有东西完全对立,而且他的衣服都收拾的很整齐,不像他丢的到处都是。

  周阿星起身去沙发上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机,电视机里在放《盖世豪侠》,本来周阿星也没什么特别要看的,索性就躺在沙发上看了起来。

  于是等到陈刀仔从洗澡间里出来的时候就看见周阿星躺在沙发上笑的直拍腿:“哈哈哈!这个段飞!”

  “?”陈刀仔走过去,坐在他腿边,假装若无其事的拍了拍他的屁股,“去洗澡。”

  “等会儿等会儿。”周阿星眼睛还没有从电视剧里离开。

  “别等了,现在就去!”陈刀仔推了推他的大腿,周阿星推开他的手,“等会儿急什么啊师兄哈哈哈!!笑死我了这什么鬼剧情!”

  “……”

  陈刀仔开始怀疑他根本没有中春药了。

  他盯着周阿星的脸,“你刚刚吸入了那个粉末没觉得哪里不对吗?”

  “嗯?”周阿星从电视剧里稍微分了个神思考他的问题,看起来想了半天才慢慢说,“没有啊,我用了特异功能,根本没吸进去哈哈哈!”

  “……”

  陈刀仔黑了脸,拿过遥控器关了电视,周阿星立即从沙发上坐起来,“你做什么啊师兄?!看到兴头上呢!”

  “有什么好看的?”

  “那个男主角很帅啊!”

  “有我帅吗?我劝你最好多看看《神雕侠侣》《杨家将》之类的!”

  “为什么?”

  “因为我和主演一样帅啊这还要我特意说出来?”

  “……”周阿星撇了撇嘴,起身离开,“行啦我回自己房间看去了。”

  陈刀仔看着他头也不回的样子气得脸都歪了。

  他觉得自己刚刚在洗澡的时候纠结到底要不要戴套的行为简直傻逼。

  “不要觉得丢脸,千万不要有丢脸的感觉。”

  陈刀仔咬牙切齿,“这都是对方的问题。”

  猛的,他又想起了古晶,想了想,他还是打算给他打个电话汇报一下。

  “喂?那个药不行啊,他根本没中计…不是,他情况有点特殊…不是不行!也不是我不行!我们两都很正常!!我是说,呃,我说他有特异功能你会相信吗?…我没开玩笑!…真的,不是我脑子没问题!!什么?见面聊?都这么晚了你那个呢?哦看来也不顺利…得吧,难兄难弟,出来一起喝一杯啊?行,底楼见。”

  陈刀仔关上手机,叹了口气,然后赶紧收拾了就出了门。

当车文杰遇上周阿星三

(华星)当车文杰遇上周阿星三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四人才搞明白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谁是谁。

  “你怎么这么蠢!”车文晶似乎在和陈刀仔比谁的脸臭。

  车文杰委屈巴巴,“谁让你总是搞我啊,三天两头搞我我也受不住的啊。”

  “……”

  此言一出,陈刀仔的脸色都变了,周阿星也有些动容,车文晶强调,“话要讲清楚,我是个整蛊专家,你是我哥,不整你整谁,谁让你蠢,总是上当。”

  “哦~”陈刀仔和周阿星同时松了口气。

  车文杰委屈巴巴不说话,一手紧紧抓着车文晶的手一边把果汁递到他嘴边,车文晶喝了一口,这才看向对面,“你们俩?”

  “我是赌神的二徒弟赌圣,叫我阿星就好。这位是我的师兄,赌侠,叫做陈刀…”

  “叫我Michael就好。”陈刀仔一下打断他。

  周阿星耸耸肩,车文晶抖着腿问他,“什么麦什么扣啊?”

  “英文名,Michael。”陈刀仔重复了一遍。

  “在下是玉树临风的整蛊专家古晶。请多指教。”车文晶对他们伸手,陈刀仔没有回应,周阿星便伸手握住他的手,然而,就在握住他手的那一瞬间就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他们握着的手掌之间破裂了,感觉上像个豆子被挤爆了,手缝之间飞出一种淡粉色的烟雾直冲向周阿星的脸。

  陈刀仔眼神一凛!立即将周阿星护在怀里,后背抵御住那股子粉末。

  淡粉色的粉末慢悠悠的落在了桌面上和陈刀仔黑西装的后背上,陈刀仔怒气冲冲的质问车文晶。

  “你干什么!”

  车文晶耸耸肩,“粉笔灰而已,用得着那么紧张吗?”

  “同你没什么好说的,阿星,我们走!回房间了。”陈刀仔一把揽住周阿星的肩膀,拉着他就往三层的房间走,车文晶回头看着那两人慢慢消失在他们的视野之中。

  车文晶一回头,差点被车文杰贴在他脸边上的脸吓到,他急忙将他的脸推开。“你干嘛?”

  “刚刚那个Michael为什么给你使眼色啊?”

  “…有吗?”车文晶装傻,车文杰十分不高兴的质问,“有啊,你还给他打手势!什么意思啊?!”

  “那是他们的事啊!”车文晶无奈的解释,心想解释了你也听不懂,“刚刚那个粉末是淫贱不能移啊。”

  “?”

  “春药。”

  “春…春药?!”车文杰激动的站了起来,大厅里的人顿时对他投来了注目礼,车文晶转过头假装看风景,车文杰连连给周围的人道歉,这才坐了下来。

  “春药?”

  “对啊。”

  “你给他们下春药他们知道吗?”

  “就是那个Michael让我下的,还给了我钱。”车文晶露出口袋里的一沓钱,又塞回口袋。

  “可是他们是两个男人唉!男人怎么…”

  “我们两也是男人不也是啵嘴了吗?”车文晶一听他说这个问题就烦,不耐烦的回道。

  车文杰闻言立即捂住嘴,半响又不甘寂寞的说,“我没有那个意思,你别生气啊。”

  “那你什么意思?”

  “你是我弟弟嘛…我…”

  “好了别说了。”车文晶将果汁一饮而尽,站起身来,“我回房了。”

  车文杰看着他离开委屈的低下头。还是想不通问题的关键在哪里。

来个经常更新的置顶吧

b站有更视频,id唐大炮与委  员  长的恋爱史
晋江有更一篇坂田银时的bg同人:《救赎》,一篇关于沢田纲吉和绿谷出久的同人文:《兔子和西蓝花怎么能谈恋爱》,有兴趣可以搜一下,id是唐大炮与委员长。还有一个话本小说,类似于…对话体?可以算是银魂语c剧本吧,在话本小说网:《当银魂人物沉迷玩手机》。
起点有更一篇对末日幻想的原创小说,叫做《废土珍馐》
雲雀恭彌委员长是底线。
老婆是坂田银时,老公是白兰·杰索,情人是折原临也,男朋友是小栗旬。最近迷上了歌姬,我的五人天使组合。
没什么讨厌的cp或者角色,喜欢有强大内心的角色,即使实力很弱也无所谓。
每天的日常就是学习看书读书笔记新闻联播码字弹琴做视频
二次元,有什么想推荐我的或者想让我推荐的番剧也可以来找我。
喜欢日本番剧更爱国产创作。
如果有三个愿望一个是国家富强,二个是拥有超强的学习能力,三是好人有好报。
也喜欢日剧和各种电影。
目前最喜欢的几本书,《罗生门》《纸牌屋》《三体》
目前最期待银魂真人电影二。
看完了三体第一部,清明上河图与天空的信息量一直让我耿耿于怀,从我的角度来说,像是一张白纸和一幅油画,谁的信息大?不如说是谁的可能性更大?
目前喜欢星仔,因为他很可爱很帅很有才,有才是第一点,可爱是第二点。
正在追星,战斗吧歌姬这个企划实在是太强了!
刚考完教资,马上就要见习,一个月。
相声新势力真的不错,卢鑫玉浩非常厉害,一个古一个金,搭配起来老少皆宜,讲的相声非常有意思,二人缺一不可,玉姐姐那扇子一敲,立马就被帅到了。倒是神奇,这年头有才的长得也好看的都去说相声了。
多支持中国传统文化倒是好事。
这两人一直在追求的一个新字很有想法,当是旧东西新玩法,东西不变,改变方式,传统文化才能更好的活下去。
双性恋,喜欢学会尊重的小可爱。
有什么文想看我写也可以私戳我,我可能会写。
喜欢评论。
我没什么才气,要说的话就是很多事情做多了可能比普通人稍微懂那么点门道,但我的路还很长,一起努力吧。
不喜欢被喷,也不喜欢被找茬,还不喜欢搞什么排斥别人的圈子搞各种潜规则或者说一套做一套,反抄袭就好好反,别一边说这个作品抄袭又喜欢另一个抄袭作品,自己做不到不要大举正义的旗帜摇旗呐喊。
对事不对人,非常喜欢努力的小可爱,欢迎来和我谈心,或者和我一起每天看书看新闻联播写读书笔记,一起码字,不喜欢毫无意义的互关。
希望每个人都能活的不需要发泄戾气,不需要靠标签,靠某种虚假的正义,或者狂妄的恶意活下去。
人生一世,短短百年,多爱自己。

当车文杰遇上周阿星二

(刘德华x周星驰)当车文杰遇上周阿星二

  陈刀仔刚刚突然和自己置了气不知道跑哪儿去了,可让周阿星担心死了,一顿好找,差点就动用特异功能了。

  找来找去结果在二楼的赌场看见师兄正蹲在地上找着什么,他疑惑的看了一会儿,看见他从地上摸起来一个眼镜戴了上去,他觉得新奇但也没多想,立即拍了拍师兄的肩膀,

  “师兄,你刚刚去哪儿了!”

  “你不生气啦!”对方一看见是他立即笑了起来急忙张开手臂笑哈哈的抱过来,周阿星觉得奇怪,“不生气啊,不是都是你在生气吗?”

  “不管是我生气还是你生气你没跑丢就好。”师兄抱着他的手臂紧紧的,声音里充满了失而复得的高兴,仿佛曾经也这样失去过。

  周阿星被他的情绪感染了,立即拍了拍他的背,“没事啦我在的,我在的。”

  “嗯,你没事就好。”师兄紧紧拉着他的手,生怕他再跑掉似得,把他拉回楼上,楼上是大厅,还兼有饭堂和饮品店的功能,师兄拉着周阿星坐到饮品店门口,“服务员!要两杯果汁!”

  周阿星什么也没说,顺从的坐着,看起来很乖巧。

  师兄问他,“你什么时候换的衣服?”

  换衣服?

  周阿星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白色西装,想了想,“昨天晚上。”

  “哦你是想说昨天晚上买的吧?”师兄笑着说,“挺好看的。”

  周阿星挠挠头,“那可不,毕竟是赌神的徒弟。”

  “哈哈你又在整蛊我了,唉你这块表…”师兄捧起他的手,掀起他的袖子露出那个卡通腕表。

  周阿星这块表虽然经常被人说幼稚,但他很喜欢,而且师兄也说过不让他换,觉得他现在就很好,所以他也就一直戴到现在,可是现在…怎么又突然说起这个来了?

  周阿星觉得有点不对劲,不由自主的打量了一下师兄,卷卷的头发,带着黑框的眼镜,穿着看起来很老土的老头衬衫,整个人有一种呆呆的斯文,和印象中师兄给他的风流又精明的感觉大有不同。

  可是这个人的脸怎么看都是师兄啊?

  周阿星干脆运起了超能力,直接读取了眼前这个师兄的内心。

  ——“唉?啊晶喜欢戴这样的表吗?是不是又是什么整蛊利器啊?机关在哪儿?会喷出蛛网的那种吗?”

  “才不会喷出蛛网!”周阿星立即收回手,看着眼前的人有些生气,“你是谁啊?”

  眼前的人顿时迷茫了,“我是你哥啊,啊晶!”

  “我不是啊晶,我叫做周阿星。”

  “你又来!”眼前的人一脸不相信的样子,“别整蛊老哥我了!又不是一次两次了,你上次还说你是蝙蝠侠呢!”

  这时服务员端来了果汁,眼前的人立即拿起果汁递到周阿星的嘴边,“哥哥我错了还不行吗啊晶,我下次再也不喝你的果汁了。”

  周阿星正欲推开他,猛的右手的手臂被人抓住了,然后整个人都被拽离了椅子进入了一个熟悉的怀抱。

  “师兄。”

  周阿星自然的叫着,抬头看见师兄正黑着脸看着正坐在椅子上眨着眼睛一脸不明状况的车文杰。

  “哥!”

  车文杰被呼声叫回了头,看见熟悉的车文晶臭着脸站在他身后,一时愣住了,然后立即兴奋的看向周阿星:“啊晶你的整蛊大法真的好厉害啊!!竟然能做出分身!!”

  所有人一头黑线。

  车文杰立即站起身来站到车文晶身边,仔细端详他的脸,“哇,真的和你一模一样啊啊晶!啊还有热气!太厉害了吧!!”

  车文晶二话不说狠狠给了车文杰一个板栗,敲得他晕头转向直冒星星,“我不仅有热气还能打的你头顶长大包啊!”

当车文杰遇上周阿星

当车文杰遇上周阿星一
一只身姿健美的海鸥俯瞰着大海,快速的在海面上空飞行着,他洁白的羽翼伴随着嘹亮清脆的叫声,时而向着深不可测的海面俯冲又在最后关头狠狠向上滑翔,留下海面上那被划出的一道痕迹。

  海面上的一艘轮渡正在慢悠悠的碾碎海鸥留下的痕迹,穿着花衬衫短裤的车文晶躺在轮渡甲板上的躺椅上晒太阳,他戴着个墨镜抖着腿,对着身边拿着报纸挡住太阳的车文杰伸手,

  “作咩啊?”

  “果汁。”

  车文杰立即将桌上的果汁捧给他,车文晶伸脑袋猛吸了一口,“不够冰,去加几块冰块去。”

  “当然不冰啦,谁让你一定要在这里晒太阳还一晒就是一个多钟头!”车文杰抱怨他。

  “你有这个时间你都把果汁拿回来了哥。”

  “哦。”车文杰委屈巴巴的住了嘴,起身去加冰块了。

  车文晶用手指拉下半个墨镜看着对方走向饮水机,立即坐起来往桌子上另一杯果汁里加了一颗药丸,然后继续躺下身假装什么都没发生。

  药丸快速的消散在杯中,没留下一点痕迹。

  “好了没啊哥!”车文晶扯着嗓子叫,车文杰立即捧着果汁小跑回来,“来啦来啦!”

  “来,给你!”车文杰立即将手上快要溢出来的果汁递到车文晶的嘴边,车文晶吸了一口,又叫起来,“哥我热!”

  “热啊,我给你扇扇。”车文杰立即把报纸折起来卖力的给车文晶扇了起来,车文晶倒是凉快了,车文杰一身的汗,眼镜都因为汗液滑到了鼻尖。

  车文晶见状帮他扶了一下眼镜,“行啦不热了,看你热的满头都是汗的,快来喝杯水吧。”

  “哈哈没事。”车文杰笑笑拿起车文晶的果汁喝了一口,车文晶问他,“你做咩啊?那是我的果汁。”

  车文杰挠头,“有什么关系,你是我弟弟嘛,我不嫌弃你的。”说完又喝了一大口,杯子就见底了。

  车文晶闻言扯了一下嘴角,“喝你自己那杯!”

  “可我已经不渴了唉。”

  “……呵呵。”

  车文晶猛的坐起来,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甲板。车文杰懵了,急忙跟上去,“你怎么了阿晶!别不理我啊啊晶!我错了嘛,我下次不喝你的果汁了嘛,我再倒一杯给你喽!”

  这是去往澳大利亚的轮渡,途径印度尼西亚,而车文晶和车文杰会在印度尼西亚下船,在巴厘岛玩一圈,之后他们就回去了。倒没什么特殊的原因,可能是好人有好报,车文杰买瓶饮料就中了一等奖,有免费来巴厘岛旅游的两个名额,车亲仁觉得自己年纪大了不想出门就让他们两结伴出来了。

  轮渡上人很多,而且大多西装笔挺装着礼服像他们两这样随意的还真的不多,此时他们两一前一后穿梭在人群里头,一不小心车文杰的眼镜被挤掉了,再捡起来,车文晶已经失去了踪影。

  车文晶听不到身后叫自己名字的人了,一回过头,后面那个愣头青已经不见了,车文晶顿时黑了脸,索性赌气一直往前走。

  走着走着突然被人拉住了手,车文晶下意识的想拍他的手却被对方擒住了,随后被揽进一个怀抱,“怎么?这么着急找我?”

  是车文杰的声音,车文晶眼睛一亮,他抬起头,车文杰正坏笑着看着他,他们在轮渡最底层,这里是个混乱的酒吧,都是靠灯光才能勉强看见对方的脸,而此时他们两却在酒吧一个非常狭小的通道里,似乎是工作人员用来调整设备的入口,基本不会有人注意这里。

  “谁着急找你了啊…唔…”

  车文晶的话被堵住了,车文杰一点都不打算同他废话,一个深深的吻就凑了过来,车文晶闭上眼睛,感受对方压在自己身上的力量,双手顺从的从他的西装里穿过搂住他的腰身…

  等等!西装?

  同时,车文杰也皱起了眉头,放开了车文晶。

  两个人四目相对,互相打量,同时出声:

  “哥(阿星)?”

  “……”

  哦凑!亲错人了!!

坂田银时生贺

十字路口,来往的洪流不断刷新着城市的进程,高耸入云的建筑像迷宫一样将人们困在这座铁皮森林里,每个人带着不同的信仰,不同的性格从南走到北,从东走到西,留下还没来得及跟上的各种语言。

尼尼是名高中生,她扎着高高的马尾辫,穿着校服,素面朝天甚至有些不修边幅,她戴着厚重的眼镜背着最不起眼的书包,手里捧着习题和能在公交车上看的英语小册子,她将迎来高考,将迎来即将到来的重要转折点。

她行色匆匆,她要赶着去坐公交,回到班上开始她如往常一样的奋斗。

她从十字路口穿梭而过,她书包拉链上的银色卷发的小玩偶在空中晃来晃去,打在她捧在手上露出胳膊的三年模拟五年高考的册子上。

坂四从她身边擦肩而过,坂四长发披肩,妆容精致,但仍然留着一种学生的青涩气质,那是如何都抹不掉的,她在大学有着优异的成绩,拥有着开朗的性格,她经常登上表白墙。

她现在有一个校外活动要去参加,正背着帆布包拿着手机开着地图寻找活动的地址,她的手机壳上印着一个懒散的大叔。

她专注于看着手机不小心撞到了前面等在斑马线的糖糖,急忙抬起头连声道歉。

糖糖微笑着摇头,披散的柔顺长发中透露出一股子温柔,她的嘴角勾起的弧度让人想到了三月的春风。

糖糖是名上班族,穿着白衬衫套裙和拘谨的黑色高跟鞋,挎着一个皮包,整个人透露出严肃又不违和的温柔气息。

 对面的绿灯亮了,汽笛声脚步声唰唰的响起来,糖糖在声音的混乱中急忙向坂四道别,踩着高跟鞋去往对面。

从她的背后看去,她皮包后面贴着一个正在抠鼻屎的动漫头像,与之不符的透露出一丝的顽皮。

马路对面走过来一个推着婴儿车的女人停在继续等待下一个路灯的糖糖身边。

孩子哭了,女人急忙蹲下身来哄他,她打开婴儿车的顶盖,露出里面的穿着蓝白云纹和服的孩子,他小小的,脸嘟嘟的,还不知道母亲给他穿的衣服是什么。

“不哭啦,乖啦宝贝儿,不哭的话今天晚上喝草莓牛奶!”

婴儿停止了哭声,绿灯也亮了,后面一个穿着t恤的男人跑过来,他的T恤上印着大大的“万事屋”字样,他伸手去抱婴儿车里的婴儿,“哟哟哟…男子汉不要哭啦!你妈妈看见你哭会难受的呀~乖啦!”

他走到女人手边,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拉着女人的手过了马路。

孩子突然笑了,发出了清脆的笑声,那笑声就像是突然丢在地上的罐子,清空了除它以外的所有杂音。

一切都停止了,就像是突然被带入到了另一个时空,所有的一切都是黑白的,都是其他世界的镜像。

尼尼停下了赶车的脚步,坂四放下了手机,糖糖抬起头,女人抓住了手上的婴儿车,

她们一齐转过头。

时间又恢复了正常,有一股子平地起来的风吹的所有人的额发都飞了起来。

但这四个女人已经意识到了什么…

这个十字路口,每个出现的人身上,或多或少都带着熟悉的人物标志或者是字样。

这里的每个人来自于五湖四海,皆有不同,但每个人都在同一刻停了下来,对着世界,发送了一句:

坂田银时,生日快乐。

尾记:这里是银魂的十字路口,每个人都不相同,但来到了这里,就像是寻找属于自己的海水的鱼终于找到了他的那片海,最终投身大海,之后,再在哪条河流遇见,都能再说一句:银魂,谢谢。

图片半成品,因为像素不行所以没有再画下去。